首頁|新聞|圖庫|教育|房產|旅游|公告|汽車|財經|健康
你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都市百態 > 娛樂體育

中國足球歸化時代,別讓“好心”辦壞事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7日電(王思碩) 中國足協擬歸化多名國內聯賽外援的消息流傳坊間,日前網上曝出多張歸化球員入籍證書,更讓這一懸念顯得愈發“真實”。與此同時,季前放話未來“全華班出戰中超”的廣州恒大接連與多位潛在歸化對象產生聯系。各方聲音魚龍混雜,今年來始終處在輿論風口的歸化問題日益升溫。不過,歸化雖是“捷徑”一條,中國足球若想取得持續突破,打鐵還需自身硬。

  資料圖:2月23日,2019中國足協超級杯北京國安對戰上海上港的比賽中,中國足球歸化球員第一人侯永永在第70分鐘替補登場,完成加盟北京國安以來的首次亮相。這也是中國足球賽場第一次出現歸化球員的身影。

  國足迎來歸化“元年”

  2019年,中國足球進入歸化政策快車道。擁有華裔血統的侯永永、李可先后加入中國國籍,成為北京國安征戰本賽季國內各級賽事的重要力量。中超聯賽第15輪,完成注冊手續的德爾加多以中國球員身份代表山東魯能出戰,再開非血統式歸化先河。6月初,李可代表中國國家隊出戰熱身賽,國足歷史首位歸化球員完成亮相。

  據國內多家媒體報道,除了已經確定的3位出場歸化球員之外,恒大后衛布朗寧的歸化工作還在進程中;同時,效力中超、中甲的多位外援都已進入中國足協的歸化清單,其中包括不少中國球迷耳熟能詳的名字:埃爾克森、費爾南多、阿洛伊西奧、阿蘭、高拉特……外界釋放的種種信號,預示著中國足球的歸化行動或許在不遠的未來取得更大成果。

  事實上,球員歸化放眼國際足壇并不罕見,前國腳邵佳一曾對此進行過自己的解讀:“我對球員歸化持支持和開放的態度,據我觀察,世界足球強國中可能只有巴西一個國家沒有過歸化球員的先例。”而在國籍管理更為嚴格的中國,對外籍運動員的歸化工作通常分為兩種:以侯永永、李可、布朗寧、羅伯特-蕭為代表的有血緣關系的球員,以及純粹的歸化外援。

  資料圖為李可參加國足熱身賽。

  三代以內擁有血緣關系的球員,可以直接進行歸化,侯永永與李可均已作為內援代表國安出戰中超聯賽。而非血緣關系的外援如想通過歸化代表中國男足征戰國際賽事,則需要滿足國際足聯規定。此前未代表各年齡段國家隊登上國際比賽賽場,并在中國聯賽效力滿五年的球員,有望通過歸化途經披上國足戰袍。

  2013年登陸中超聯賽的埃爾克森,是目前最符合非血緣歸化政策的球員。身為一名巴西球員,他尚未有過國字號球隊的出戰經歷,并先后在恒大、上港效力年滿5載,此外,巴西人阿洛伊西奧同樣符合歸化的年限要求。而“小摩托”費爾南多、高拉特、阿蘭均在2015年初來到中國,將于明年達到5年期限。理論上講,以上三人都有可能為中國隊的2022世界杯大計獻力。

  賽季前曾表態未來力爭排出全華班陣容的恒大,近期與多位歸化球員產生傳聞。由于麾下已有布朗寧與短租至中甲上海申鑫的羅伯特-蕭,一旦成功簽下埃爾克森、費爾南多與阿洛伊西奧,恒大多達5人的強大歸化陣容隨即成型,如果再有高拉特的加入,來自恒大的“全華班”或許包括了5-6名歸化球員。屆時,他們對競爭對手構成的威脅將被推向頂峰。

 

  資料圖:在里約奧運馬術個人三項賽場地決賽中,中國選手華天最終排名第八,創造歷史。

  體育圈歸化,中國早有先例

  外界爭論良久的歸化政策在國內足球領域全面鋪開的同時,通過入籍運動員提升項目競爭力卻在中國體育界早有先例。2008年北京奧運會,中國奧運歷史首位馬術三項運動員亮相賽場,他就是中英混血的華天。為代表中國出戰奧運會,華天自愿放棄英國國籍,此后,他成為中國馬術界的希望之星,亞運會成績不俗,奧運會也曾殺入8強。

  去年進行的平昌冬奧會,各代表隊共派出2920人參賽,其中包括178名歸化運動員,雖然大賽已然落下帷幕,但在歸化策略上的嘗試正在向下延續。正式進入2022冬奧周期后,中國冬季項目的歸化腳步加快,冬季運動管理中心與各單項協會相繼發布通知,放寬國內冬季項目賽事參賽選手及參賽組織條件,對符合條件的非注冊運動員、華僑和外籍運動員給予足夠關照。

  冰雪項目的發展,正在走向中國體育版圖的中心區域,而運動員永遠是其中的主體與核心。中國冬季運動群眾基礎相對薄弱,相關項目在快速生長中遭遇極大限制因素。家門口的比賽,無論運動隊還是各界聲音都希望以足夠滿意的成績收官,歸化因此成為可行方案之一。歸化運動員的到來,不僅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國家隊成績,更能帶來先進的訓練理念,突破技戰術瓶頸。

  谷愛凌個人信息一欄,國籍處圖標已變更。 圖片來源:FIS官網截圖。

  鑒于海外打冰球的華裔球員基數達千人以上,中國冰球隊從2017年開始公開選拔,多名有血統聯系的海外球員,經過歸化進入中國球隊。2016年組建的昆侖鴻星萬科龍冰球隊,正在大陸冰球聯賽征戰,目前,球隊已吸納近10名歸化球員,其中部分球員已成為國家隊中堅力量。此外,6月初登上微博熱搜的中國滑雪界首位歸化運動員谷愛凌,也是中國沖擊奧運領獎臺的關鍵人物。

  歸化的同時,更需要“規劃”

  冬季項目的歸化政策穩步推進已有兩年,但對其孰優孰劣的討論,直至2019年才攀至頂峰。當歸化與足球運動碰撞在一起,激起的火花遠非其它項目能比。前有李可、侯永永、德爾加多,后有一眾搶手歸化“新援”等待加入,中國足球歸化時代已悄然到來。而當李可出現在國家隊單后腰位置,用他極大的防守覆蓋面積鎮守后場,國足已然體驗到歸化的“魔力”。

  球員歸化,目的在于短期之內迅速提升球隊實力,改善球員整體能力。對于志在沖擊卡塔爾世界杯的國足,亦或將視線鎖定2022年冬奧會的中國冬季項目各隊,顯然都把目標放在了高于現有實力的層面上,有了歸化幫忙,抵達夢想的距離便會大大“縮短”。靠著歸化球員沖出亞洲絕對不是什么丟人的事,那些華裔血統的冰雪運動員,也同樣能夠觸發廣大雪迷心底的民族自豪感。

  資料圖為日本歸化球員三都主。

  鄰國日本的足球蛻變史中,歸化占據重要角色。從最早的桑托斯到三都主,日本對歸化球員的使用始終配合著足協制定的足球百年計劃,循序漸進地推進,最終帶動了本國足球的快速發展。歸化在短期內提升運動隊成績方面作用明顯,但從國家運動發展的長期規律來看,歸化只應成為運動規劃的手段之一。歸根到底,中國足球的發展必須依靠長遠規劃,而非簡單粗暴地歸化海外運動員。

  中國足球需要提綱挈領的長久目標。四年一度的世預賽、奧運賽,成為每一屆國家隊奮斗的最大任務,但對成績追求的同時,中國足球的土壤如何能借到東風、接收到更多養料,或許同樣值得關注。在此期間,歸化可能會讓國足的下一張答卷更好看些,但唯有熱潮塵埃落定,外界才會看到真真切切的成果——歸化之路到底是中國足球的“敲門磚”,還是“遮羞布”?畢竟,我們老生常談的那些問題依然隱匿在側,從沒離開過。(完)

     (中國新聞網)

 網友評論  (共有 0 條評論)  
姓名: (文明上網,從理性發言)
匿名發表
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。

亮點黔西南 版權所有 Ldqx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:0859-3224873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北京福彩pk10开奖公告